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素生未欠一分情

素生未欠一分情

朝花夕拾 著

完本免費

  安以默陸銘啟目錄哪里有?安以默陸銘啟大結局是什么?主角名為安以默陸銘啟小說的名字是《素生未欠一分情》,此書又名《平生不負你情深》,是網絡作家朝花夕拾為大家帶來的言情小說。安以默跟在陸銘啟身邊五年了,可現在,陸銘啟竟逼著安以默去嫁給一個老頭子。
  原來……原來是這樣……她早該想到,她早該想到他不會這么輕易的放過他們父女……她原以為,她一輩子做牛做馬便可換來爸爸下半生的安逸,她怎么會這么天真?
  五年前……那個注定和眼前這個惡魔一般的男人此生糾纏不清的夜晚,安以默記得很清楚,是陸銘啟的未婚妻艾可可醉酒自己跑到路邊被另外一輛車子撞飛,死在安以默父女的車下。
  她還幫忙報了警,換來的卻是陸銘啟一口咬定是安以默父親安東進撞的。
  道路是鄉道,沒有監控,偏巧那天,父女倆剛參加完安以默媽媽的葬禮,父女倆的心情都跌入谷底,安東進心情不好加上喝了酒,而且鄉道沒有監控,更加讓警察偏向陸銘啟那邊。
  她記得很清楚,他要將他們父女千刀萬剮的眼神,她害怕,她朝他下跪,求他放過她父親。
  她跟他說:“我求求你,真的不是我爸……我爸沒有撞人,我媽媽剛剛過世,我爸爸做完一個心臟搭橋手術,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求你放過他,真的不是我們撞的,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你可以告我,對!你可以說是我撞的,是我!我去坐牢!”

6.3萬字更新:2019/06/30

在線閱讀

  安以默陸銘啟目錄哪里有?安以默陸銘啟大結局是什么?主角名為安以默陸銘啟小說的名字是《素生未欠一分情》,此書又名《平生不負你情深》,是網絡作家朝花夕拾為大家帶來的言情小說。安以默跟在陸銘啟身邊五年了,可現在,陸銘啟竟逼著安以默去嫁給一個老頭子。

免費閱讀

  “安以默,你曾經說過希望有一場浪漫的婚禮對嗎?現在,我給你。”

  陸銘啟坐在沙發上,一邊玩弄著自己手中的手機,一邊淡淡的說。

  站在一旁端著餐盤的安以默,把他的話又咀嚼了一遍,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這句話出自陸銘啟之口。

  “你,嫁給他。”陸銘啟指著一旁站著的老男人,接著說。剛才的驚喜,一瞬間又跌入谷底,手中的餐盤應聲倒在地上。

  安以默知道自己并沒有聽錯,但是卻有種被雷擊中的感覺,她從22歲開始跟了他五年,無名無分,現如今,他卻讓她嫁給他一個有案底的司機!

  五年時間,哪怕養一只狗,應該也是有感情的……安以默凄然一笑,“陸銘啟,你不要這樣羞辱我,你讓我走,我可以走,雖然我白白跟了你5年,但我也不是你什么可以隨手送出去的東西!”

  五年前的那個寒冬,被他拖進來這棟別墅,在樓頂陽臺冷刺骨的寒風中狠狠折磨了她三小時開始,她就已經不配在他面前講尊嚴了。

  她自始至終也明白,她不過是他復仇的玩偶,也開始慢慢接受,但是要她接受這樣的侮辱,她毋寧死,她愿意在他眼前茍活,也不愿他冷眼看她和旁人成家立室遭受恥辱的笑話。

  站在一旁的司機邱國邦,也在瑟瑟發抖,他今天莫名其妙被陸銘啟派人從監獄里面保釋出來,又送到這個冰冷的別墅,已經是很感激,現在卻要把他的女人送給自己,他都快緊張的哭出來了。

  “陸……陸總,萬萬不可……我配不起安小姐……”

  “你,滾!”陸銘啟冷冷一聲,讓噤若寒蟬的邱國邦連滾帶爬出去了。

  陸銘啟掃一眼滿眼怨憤的安以默,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個女人發怒,心底竟有一絲快感。

  “婚禮我會給你們都準備好,你們無需插手,就定在下一個星期天,我會告知全城媒體,讓整個新聞版面都是你們的風光。”

  “你休想!除非我死!”安以默大吼,聲音都變得嘶啞,她不想哭,但是偏偏管不住眼淚。

  “你敢死?!”陸銘啟上前一步,一手就掐住了她的瘦尖的下巴,一如既往的在她耳畔威脅:“除非你在監獄的爸爸也不要活了。”

  安以默這才反應過來,星期天,恰好是她爸爸出獄的日子,想到這個,她的瞳孔突然放大,驚恐萬分。

  原來……原來是這樣……她早該想到,她早該想到他不會這么輕易的放過他們父女……她原以為,她一輩子做牛做馬便可換來爸爸下半生的安逸,她怎么會這么天真?

  五年前……那個注定和眼前這個惡魔一般的男人此生糾纏不清的夜晚,安以默記得很清楚,是陸銘啟的未婚妻艾可可醉酒自己跑到路邊被另外一輛車子撞飛,死在安以默父女的車下。

  她還幫忙報了警,換來的卻是陸銘啟一口咬定是安以默父親安東進撞的。

  道路是鄉道,沒有監控,偏巧那天,父女倆剛參加完安以默媽媽的葬禮,父女倆的心情都跌入谷底,安東進心情不好加上喝了酒,而且鄉道沒有監控,更加讓警察偏向陸銘啟那邊。

  她記得很清楚,他要將他們父女千刀萬剮的眼神,她害怕,她朝他下跪,求他放過她父親。

  她跟他說:“我求求你,真的不是我爸……我爸沒有撞人,我媽媽剛剛過世,我爸爸做完一個心臟搭橋手術,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求你放過他,真的不是我們撞的,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你可以告我,對!你可以說是我撞的,是我!我去坐牢!”

  她近乎瘋了一樣拉著他的褲腿苦苦哀求,頭都磕破,地板上都是血,他卻二話不說就把她拖上車。

  車子開的飛快,那會兒剛剛大學畢業的安以默,對一切還是懵懂無知,對陸銘啟的行為也是害怕至極,只能哭著求他不要這樣。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