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李清歡傅冷擎

李清歡傅冷擎

敲羅打節 著

完本免費

  主角名為李清歡傅冷擎小說的名字是《一世荒唐為愛你》,此書為網絡作家敲羅打節最新完結之作,是一本看點滿滿的現代言情小說。李清歡此生做的最錯誤的一件事就是愛上傅冷擎,因為這個男人總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將她送給不同的男人。
  我失笑一聲,聽著樓下傳來車子發動機的聲音,知道傅冷擎與蘇婉兒帶著小寶去了醫院,我捏了捏手心里的冷汗,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電話響了一會兒,那邊才接通:“可兒媽媽,這么晚打電話過來,是有什么事嗎?”
  “劉老師,不好意思,這么晚打擾你,我想可兒了,想看看她……”劉老師給我發來可兒熟睡的照片,那一夜,我盯著女兒的照片,淚流滿面。
  翌日。
  我剛打開門,蘇婉兒就給了我一記響亮的耳光:“李清歡,看來你把我的警告沒放在心里,這剛回來就想勾引冷擎,你給我記住,你只是傅家的一條狗,冷擎是我的丈夫,你別妄想,若是再勾引他,我一定饒不了你。”
  我摸了摸被打的臉,不怒反笑:“傅冷擎若是看到我臉上的巴掌印,問起來,嫂子,你說我該如何解釋?”
  陰狠,善妒,這才是蘇婉兒的真面目,溫溫柔柔的一面,不過是做做樣子。
  “你還想告狀。”蘇婉兒氣得不輕,又想打我,我豈能再讓她打。我截住她的手,甩開,冷冷地說:“傅冷擎是你的,我從未肖想過。”
  從第一次遇見傅冷擎,我就知道這個男人不屬于我。有的愛情,在一開始就死了。

5.6萬字更新:2019/06/30

在線閱讀

  主角名為李清歡傅冷擎小說的名字是《一世荒唐為愛你》,此書為網絡作家敲羅打節最新完結之作,是一本看點滿滿的現代言情小說。李清歡此生做的最錯誤的一件事就是愛上傅冷擎,因為這個男人總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將她送給不同的男人。

免費閱讀

  傅冷擎第一次把我送人時,他娶了蘇婉兒。第一任丈夫死的時候,小寶剛出生。

  轉眼,我克死了兩任丈夫,小寶都兩歲了,會走會跑,會叫人了,眉眼也像極了傅冷擎。

  原本應該在三亞度假的蘇婉兒忽然帶著孩子回來,大概是心里不放心吧,我對傅冷擎的心思,她都知道。

  我伸手揉了揉小寶的腦袋,對蘇婉兒說:“嫂子,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

  腳剛踏上臺階。蘇婉兒溫溫柔柔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歡歡,回到了傅家,就要安分守己些。”

  溫柔的語氣之下藏著一把寒冷的刀。她這是在警告我。我徑直上了樓,回了房間。

  進了浴室,站在花灑下,我看著腹部上丑陋的疤痕,淡淡的苦澀泛上心頭。那是生孩子留下的疤痕。

  深夜。我從噩夢中驚醒,卻發現床沿坐著一個人,他不知何時來的。

  “不怕蘇婉兒發現?”我輕笑著,語氣里夾了幾分嘲諷。“做噩夢了?”他恍若未聞,扯了紙巾給我擦冷汗。

  想到白日里蘇婉兒的警告,心里騰起一股無名火,我拍掉他的手:“我要搬出去。”

  傅冷擎劍眉冷蹙,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點燃了一支煙:“再忍忍。”

  我望著他,卻不知他墨深的眸子里涌動著的是什么,那句‘忍忍’又是何意。讓我忍蘇婉兒,還是忍著再嫁一次?

  我瞥了眼窗外,漆黑的夜仿佛要將人吞噬。

  被子下,我手撫著腹部的疤痕,壓下心里的煩亂,說:“傅冷擎,我希望這真的是最后一次,從此之后,我不做傅家的義女,不要再跟傅家有任何關系了。”

  我最不想,再跟傅冷擎有任何關系。我的聲音很輕,帶著一絲祈求。話落,房間里的空氣忽然變得稀薄,溫度驟然下降。

  傅冷擎指尖的煙晃了晃,眸光森冷,似又在壓制著:“李清歡,你覺得還撇得清嗎?”

  他一般都叫我歡歡,哪怕生氣的時候,也會叫我歡歡,只是聲音會冷了些,連名帶姓的叫我,這還是頭一次。

  他是在提醒我什么,又好似在提醒他自己。

  “冷擎,冷擎……”門外響起蘇婉兒焦急的聲音:“冷擎,小寶發燒了。”這套路,蘇婉兒已經不是第一次用了。

  傅冷擎掐滅煙頭,毫不避諱的從我房間里走出去,他也真不怕蘇婉兒吃醋。

  我失笑一聲,聽著樓下傳來車子發動機的聲音,知道傅冷擎與蘇婉兒帶著小寶去了醫院,我捏了捏手心里的冷汗,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電話響了一會兒,那邊才接通:“可兒媽媽,這么晚打電話過來,是有什么事嗎?”

  “劉老師,不好意思,這么晚打擾你,我想可兒了,想看看她……”劉老師給我發來可兒熟睡的照片,那一夜,我盯著女兒的照片,淚流滿面。

  翌日。

  我剛打開門,蘇婉兒就給了我一記響亮的耳光:“李清歡,看來你把我的警告沒放在心里,這剛回來就招冷擎,你給我記住,你只是傅家的一條狗,冷擎是我的丈夫,你別妄想,若是再招惹他,我一定饒不了你。”

  我摸了摸被打的臉,不怒反笑:“傅冷擎若是看到我臉上的巴掌印,問起來,嫂子,你說我該如何解釋?”

  陰狠,善妒,這才是蘇婉兒的真面目,溫溫柔柔的一面,不過是做做樣子。

  “你還想告狀。”蘇婉兒氣得不輕,又想打我,我豈能再讓她打。我截住她的手,甩開,冷冷地說:“傅冷擎是你的,我從未肖想過。”

  從第一次遇見傅冷擎,我就知道這個男人不屬于我。有的愛情,在一開始就死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