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悍妻攻略

悍妻攻略

六月 著

連載中免費

  悍妻攻略是一本非常熱門的古代言情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陳瑾寧陳靖廷,又名《妖嬈王爺腹黑妻》、《至尊權妻:邪王的盛寵嬌妻》。陳瑾寧指的自然是陳國公,她的父親。那把她丟在莊子里十三年不聞不問的人,前生不恨他,以為做父親的都是這樣,雖然常常看到他待大姐大哥與自己不一樣,可長孫氏卻說因為她在莊子里長大,少見面,感情自然沒有常常陪伴在身邊的子女親厚。
  長孫氏好生惱怒,瞪了那不爭氣的令婆子一眼,“還不滾去請大夫?要看著張媽媽流血而死嗎?”
  說大夫,大夫就到。紅巖領著一名身穿灰色衣裳的中年瘦小男人進來,他肩膀上背著藥箱,額頭滲著細碎的汗珠。
  他看到張媽媽,倒抽了一口涼氣,“傷得這么嚴重?”
  陳瑾寧道:“不是治她,治里面那位丫頭。”
  大夫這才注意到院子里的異常,不過,他也不敢問,這高門大宅里的事情,都是透著怪異的。

119.5萬字更新:2019/06/29

在線閱讀

  悍妻攻略是一本非常熱門的古代言情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陳瑾寧陳靖廷,又名《妖嬈王爺腹黑妻》、《至尊權妻:邪王的盛寵嬌妻》。陳瑾寧指的自然是陳國公,她的父親。那把她丟在莊子里十三年不聞不問的人,前生不恨他,以為做父親的都是這樣,雖然常常看到他待大姐大哥與自己不一樣,可長孫氏卻說因為她在莊子里長大,少見面,感情自然沒有常常陪伴在身邊的子女親厚。

免費閱讀

  長孫氏好生惱怒,瞪了那不爭氣的令婆子一眼,“還不滾去請大夫?要看著張媽媽流血而死嗎?”

  說大夫,大夫就到。

  紅巖領著一名身穿灰色衣裳的中年瘦小男人進來,他肩膀上背著藥箱,額頭滲著細碎的汗珠。

  他看到張媽媽,倒抽了一口涼氣,“傷得這么嚴重?”

  陳瑾寧道:“不是治她,治里面那位丫頭。”

  大夫這才注意到院子里的異常,不過,他也不敢問,這高門大宅里的事情,都是透著怪異的。

  紅巖在陳瑾寧的緊盯之下,帶著大夫進去為海棠治療。

  斷腸草汁的毒不難解,幾針下去,再服兩粒百草丹,毒就解掉了。

  大夫提著藥箱出來,陳瑾寧從袖袋里取出荷包丟給他一兩銀子,“你可以走了。”

  大夫接過來,剛想走,卻被長孫氏攔住,“慢著,給她止血。”

  大夫想走過去,一道鞭子凌空而下,“誰都不許接近她。”

  大夫錯愕地看著陳瑾寧那陰沉的面容,嚇得一個哆嗦,急忙擺擺手就走了。

  長孫氏急道:“你真的瘋了,大夫來了你不讓他救,你是真要她的命嗎?她死了,你也背著殺人的罪名,逃不了。”

  陳瑾寧淡漠地笑了笑,“無所謂。”

  就這樣,但凡有人接近張媽媽,陳瑾寧便揮動流云鞭。

  看著張媽媽氣息漸無,她才慢慢地站起來,走了回去。

  她深知,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她也知道長孫氏沒有指使她下毒,這一次下毒,是她自作主張,也因為這樣,她才下了殺手的。

  受人指使尚且可以說不得已,謀害主子,雖然不致死,可這斷腸草汁真痛起來,會咬舌頭撞墻,若不是她封了海棠的穴位,以海棠那丫頭的抵受能力,只怕咬舌是在所難免的。

  看著海棠那張慘白的小臉,陳瑾寧心中一動,張媽媽已經死了,何不借此機會……

  她慢慢地轉身,盯著長孫氏,冷笑道:“這一次,真是天助我也,夫人指使張媽媽在我的飯菜里下毒,企圖謀害我,這事若鬧到衙門去,旁人會不會認為夫人是為了長孫嫣兒對我下毒手?李良晟便是為了避嫌也絕不敢把長孫嫣兒迎娶進門,我便多謝夫人成全了。”

  長孫氏心頭一顫,眼底升起一絲歹毒之意,咬了咬牙道:“來人,把三小姐拿下,把里屋的飯菜倒掉。”

  “夫人,省省吧,這幾個人哪里是我的對手?”陳瑾寧嗤笑,坐回了椅子上,傲慢地看著這些蠢蠢欲動卻也不敢真的動的護衛。

  管家略一沉吟,壓低聲音道:“夫人,這飯菜絕不能留下,張媽媽已經死了,她是您派過去的人,就算您沒有指使她下藥,追究起來您難辭其咎,不如,趁著如今國公爺去了衙門,請將軍過府一趟,先制服了她,把飯菜倒掉再說,我們手底下的這些人,著實不是她的對手。”

  長孫氏想了想,如今唯有這個法子了,但是,叫兄長干預國公府內宅之事,傳出去著實不好聽。

  管家似乎是看出了她的顧慮,繼續小聲道:“不打緊,便說將軍與表小姐來探望,剛好遇上此事,見三小姐兇殘殺人出手阻止,至于下毒之事,到時候她空口無憑,國公爺會信她還是信將軍?”

  長孫氏想想也是,便道:“就按照你說的去辦,馬上去請將軍和表小姐過府。”

  看著管家飛快而去,陳瑾寧知道,她的計劃成功了一半。

  將軍府與國公府相隔不過三條街,長孫拔與長孫嫣兒很快就來到。

  長孫拔早年是手城門的小將,后立功被提拔,長孫氏本來只是國公府的貴妾,當朝有規定,妾不可成為正室,除非,娘家有功朝廷。

  長孫拔立功之后,就為這個妹妹求了恩典,長孫氏這才成為國公府的當家主母。

  長孫拔昂藏七尺,長相憨厚,但是,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十分歹毒的人。

  他的手段狠辣,從不手下留情,即便是對降軍,也一樣殺無赦。

  前生陳瑾寧曾與他在戰場上碰頭,知他貪功冒進,好大喜功,,這點和李良晟相似,但是,他是有真材實料的人,李良晟只有花架子。

  當年師父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下,一封告密信讓師父身敗名裂,一支長箭貫穿師父的心臟,她親眼目睹,卻無力為師父報仇。

  一個這般野心勃勃心狠手辣之人,陳瑾寧知道如今拖他下來未免有些不理智,但是,他是長孫氏的靠山,而且,父親確實想拉攏他,只有讓兩人產生嫌隙,斷了拉攏的后路,她才不會受制于人。

  所以,雖冒險,卻也值得一拼。

  長孫拔穿著一身青色錦袍手持長劍進來,身后緊跟著長孫嫣兒。

  他眸光直直落在張媽媽的尸體上,憨厚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看著陳瑾寧,慢慢地提起了劍,“瑾寧,你殺了人?”

  他這副模樣,活像殺人是一件多駭人聽聞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眼底那一簇如毒蛇般幽寒的眸光,陳瑾寧幾乎都要相信了他。

  “哥哥,”長孫氏見他來到,整個人的神色松弛了下來,壓低聲音道:“快拿下她,里面的早飯需要馬上處理掉。”

  長孫嫣兒看到張媽媽的尸體,驚叫一聲退到了長孫拔的身后,眼底卻透著惡毒的神色,“父親,表姐殺人了,她還要殺姑姑,您快阻止她,別讓她恨錯難返。”

  陳瑾寧手執流云鞭,手指的位置,剛好能觸摸到她的名字,吾徒瑾寧!

  師父,前生徒兒不能為您報仇,但是今生徒兒不會放過他,不會放過長孫家任何一個人。

  長孫拔沉聲道:“瑾寧,我是你的舅舅,不能眼看著你犯下殺戮之罪,否則,我如何跟你父親交代?”

  “廢話少說!”陳瑾寧冷冷地道,“我父親還健在,如何輪到你來管國公府內宅之事?”

  他把長劍拋開,雖然管家來報的時候說了陳瑾寧懂得武功,可一個閨閣女子,且又是在鄉野間長大,頂多是力氣大一些,再懂些拳腳功夫。

  至于國公府的人打不過她,也不奇怪,國公府從主子到奴才,都是膿包。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