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柔情蜜意

柔情蜜意

江心月影 著

完本免費

  柔情蜜意是網絡作家江心月影的最新力作,該小說又名《陌路柔情:狂少輕點吻》、《情柔似水》,書中的主角是莫彎彎莫子謙。這就是那個口口聲聲說過,會把我當成女兒一樣寵的男人,下輩子還要與我做夫妻的男人,他是這樣保護著他外面的女人和孩子,用自己的生命。
  就在我以為,用不了多久我就會目睹一場的時候,五少兜中的手機忽然響了,五少有些不耐煩地拿出來接聽,我看到他樣子極是不悅,一把撥開了女人在他身上游走的手指,起身正正衣服,一邊接著電話一邊向外走去。
  五少這一走就沒回來,依依有些沒趣玩著漂亮的指甲,一邊頭都沒抬地問我:“喂,你哪兒的?”
  我沒有理會依依的問話,從窗子看到五少的車子離開了,便拉開房門直接走了。
  我回到佳郁的寓所時,已是傍晚,寓所樓下停泊著一輛黑色奔馳,車牌號隱隱熟悉,正在我遠遠對著那車子凝神的時候,駕駛位的車門打開了,莫子謙從里面鉆了出來。

80.7萬字更新:2019/06/29

在線閱讀

  柔情蜜意是網絡作家江心月影的最新力作,該小說又名《陌路柔情:狂少輕點吻》、《情柔似水》,書中的主角是莫彎彎莫子謙。這就是那個口口聲聲說過,會把我當成女兒一樣寵的男人,下輩子還要與我做夫妻的男人,他是這樣保護著他外面的女人和孩子,用自己的生命。

免費閱讀

  就在我以為,用不了多久我就會目睹一場的時候,五少兜中的手機忽然響了,五少有些不耐煩地拿出來接聽,我看到他樣子極是不悅,一把撥開了女人在他身上游走的手指,起身正正衣服,一邊接著電話一邊向外走去。

  五少這一走就沒回來,依依有些沒趣玩著漂亮的指甲,一邊頭都沒抬地問我:“喂,你哪兒的?”

  我沒有理會依依的問話,從窗子看到五少的車子離開了,便拉開房門直接走了。

  我回到佳郁的寓所時,已是傍晚,寓所樓下停泊著一輛黑色奔馳,車牌號隱隱熟悉,正在我遠遠對著那車子凝神的時候,駕駛位的車門打開了,莫子謙從里面鉆了出來。

  此刻,他已經脫去了馬場那套白色休閑裝,上面穿了一件質地考究的白色襯衣,下面黑色修身長褲,朱顏未改,眸光清淡中帶著幾分疏離。站在那里比起三年前,越發多了幾分成熟男性的沉穩魅力。

  我見是他,雙眉不由自主地蹙緊,一句話未說,轉身便走,但身后卻傳來疏離中透著沉沉磁性的男聲,“等下。”

  我的腳步竟是不由自主地頓住了,我不能不承認,時隔這么多年,即使在莫子謙將我傷的千瘡百孔之后,我對他的聲音還是沒能免疫。

  “我不知道你和五少是什么樣的關系,你又是怎么樣搭上他這條大船,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五少他不是普通人,他和你隔著一個世界,你若是順著他的意還好,若有違背,恐會尸骨無存。”

  我回頭,如箭的目光射向這個在我身后嘴唇一開一合的男人。莫子謙清淡的目光就那么無懼地迎視著我分分鐘想要射穿他的目光,他雙手插兜,姿態是那么地淡然出塵。

  “還有,那個電話,是我打的。”

  莫子謙說完,清淡的目光收回,不再看我一眼,慢悠悠轉身拉開了奔馳的車門。

  “莫子謙,你什么意思?”我反應過來,立刻問。

  他說那個電話是他打的,是什么意思?我想起,讓五少匆匆離開馬場俱樂部的那個電話,剛好在五少準備以一帶二時響起,那是他打的嗎?

  莫子謙這么做,又是為什么?

  莫子謙握在車門上的纖長手指頓住,瘦長的脊背也似僵了一下,他又回過頭來,面色清潤如玉,卻又認真地不似說假話,“彎彎,你是我這輩子唯一愛著的人,我不忍心看著你走上邪路。”

  莫子謙說完,回過頭去,一言不發地鉆進了車子里,車門關上,黑色奔馳后倒了一下,就那么地開走了。

  我卻怔怔地杵在原地,甚至沒有想起他的那句“彎彎”,而我早已廢棄了那個名字。

  我的腦中只回響著,莫子謙他說我是他這輩子唯一愛著的人,是什么意思?

  這人渣是說他現在還愛著我,卻不愛陳麗嫣嗎?

  呵呵真是諷刺。

  一個在我們的婚姻里,背叛婚姻,背叛誓言,絕情地讓妻子凈身出戶,讓她打掉親生骨肉的男人,他竟然說,我是他現在還愛著的女人,莫子謙,他的腦子里在想些什么?

  他是在愚弄我嗎?

  我嘴角勾起涼涼的恨意,忽然間對莫子謙越發的鄙視,我轉身徑自進樓去了。

  一個小時后,佳郁回來了。

  此時,我已將簡單的晚餐備好,和莫子謙的婚姻里,我幾乎從未下過廚,我們兩個想要情趣便去外面吃個燭光晚餐,平時大多是莫子謙下廚。

  雖然他的廚藝也不怎么樣,但有愛的兩人,即使吃著完全變了味的飯菜,那也是其樂融融的。

  “一會兒帶你去我們的新房子看看,已經裝修好了。”佳郁一邊吃著饅頭就煎魚片一邊滿眼欣慰地說。

  我很替她高興,必竟,作為一個孤兒,能在這個城市混個一席之地,再有個屬于自己的安身小窩并不容易。

  “好啊。”

  我也興致勃勃,完全忘記了這一日里發生的所有不快。

  晚飯后,我和佳郁去了她在城東的新居,全新的樓盤,一進樓道都是水泥和各種裝修材料的味道。

  半年之后,佳郁就將在這里和她的戀人吳志海結婚。

  我們來到佳郁新居的外面時,防盜門是虛掩著的,里面傳來中年女人得意的笑聲,“怎么樣,這房子不錯吧?我們志海就是有本事,買房子完全沒用家里搭錢,這里可是華西路,房價要三萬塊一平呢。這房子買下來就花了二百六十萬,全是我家志海一人賺的。裝修也是我家志海拿的錢。”

  我皺皺眉,下意識地瞄了一眼佳郁,別人不知道,我卻是知道的,這套房子,二百六十五萬,恐怕也就那個五萬塊的零頭是吳志海自己賺的。

  佳郁大學畢業后,在一家頗有規模的公司做銷售工作,一步一步做到了銷售主管,吳志海是她的大學同學,然而吳志海大學畢業后找工作卻四處碰壁,最后便開了一家室內設計公司。

  只不過這個公司里,員工只有他一人。吳志海那人,典型的眼高手低,除了套用網絡上的家裝圖片外,自己從來拿不出什么新鮮的點子,自然也吸引不了客戶的目光,一年到頭,賺到的錢也就夠自己糊口的。

  這房子將近一百萬的首付是佳郁付的,每月的房貸也算在了佳郁的頭上,因為吳志海那人,根本沒繳過住房公積金,更沒有抵押貸款的資本,真不知道吳志海他媽是哪來的勇氣如此大言不殘,說房錢全是她家吳志海賺的。

  “佳郁?”

  站在吳媽身邊的吳志海一眼看到了佳郁和我,面色頗是尷尬,陪著笑臉走過來,拉了佳郁的手,“你怎么這個點兒還過來了,忙了一天應該早點兒休息的。”

  這吳志海還算有點兒良心,還知道不好意思。

  佳郁笑了笑,“沒關系,我就是帶笑笑過來看看我們的房子。”

  吳志海拉著佳郁的手,對吳媽媽道:“媽,佳郁和她朋友來了。”

  吳志海的媽媽滿臉怨氣地瞟了佳郁和我一眼,嘴里嘟濃了一句,“一天到晚就知道帶著朋友四處瞎逛,裝修這么大的事,全讓志海一人操持,這樣的媳婦,真不知道結婚以后要怎么過。”

  我皺緊眉頭,看向佳郁,佳郁臉色也不太好了,但她性子好,并沒有反駁吳媽媽什么,而是淡淡地道:“這段時間有點兒忙,結婚以后我會盡可能多顧家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