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玄幻 → 丹道神尊

丹道神尊

一曲流年 著

連載中免費

  丹道神尊是由作者一曲流年為大家帶來的一本玄幻小說,書中的主人公是肖雅石浩,又名神跡丹尊。十二歲僅僅只是凡元境一重,石家別的少年到達這般年紀,早也是凡元境五重。與自己同歲的堂弟石遜,更是根骨奇佳,擁有中品靈根,如今已是凡元境七重。易楓本是不肯服輸的人,就算曾經與天下人為敵都不曾怕過。
  約有一盞茶的功夫,茍老二就跟在石遜的后面過來了。
  石浩見此,等石遜來到門口后才套上一件黑色的長衣出門去。
  “我可告訴你,事情都已經商量好了,你只需要過去,說一聲你因特殊原因不能完婚便好,其他的事情自有族里人幫忙處理。”
  因之前石浩一直沒給機會讓他說,看到石浩出來,就趕緊說明等會需要石浩做的事情。

112萬字更新:2019/06/28

在線閱讀

  丹道神尊是由作者一曲流年為大家帶來的一本玄幻小說,書中的主人公是肖雅石浩,又名神跡丹尊。十二歲僅僅只是凡元境一重,石家別的少年到達這般年紀,早也是凡元境五重。與自己同歲的堂弟石遜,更是根骨奇佳,擁有中品靈根,如今已是凡元境七重。易楓本是不肯服輸的人,就算曾經與天下人為敵都不曾怕過。

免費閱讀

  約有一盞茶的功夫,茍老二就跟在石遜的后面過來了。

  石浩見此,等石遜來到門口后才套上一件黑色的長衣出門去。

  “我可告訴你,事情都已經商量好了,你只需要過去,說一聲你因特殊原因不能完婚便好,其他的事情自有族里人幫忙處理。”

  因之前石浩一直沒給機會讓他說,看到石浩出來,就趕緊說明等會需要石浩做的事情。

  他實在是怕等會又被石浩氣得說不出話來。

  “要是你把事情搞砸了,我保證這個家在沒有你容易的地方。”

  石遜帶著威脅的口吻,似乎只是石浩敢說個不字,他就要把石浩趕出石家一樣。

  今天的石遜,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

  膚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帶著一抹俊俏,白衣飄飄,意氣風發,倒也有些個人模狗樣兒。

  而反觀石浩則是隨便穿著一番,完全沒有在乎形象的意思。

  石浩在內心里嘿嘿的笑道,等會你就知道結果了。

  石遜雙拳緊握,一直在內心勸導自己。

  “忍住,忍住,只要過了今天,他還不是任由自己處理。”

  如果石浩還是曾經的少家主,如果他父親還是這個家族的家主,沒有失蹤,那么今天這個日子,對于石浩而言,應該是個喜慶的日子。

  如果他還是曾經那個石浩,遇到這樣的婚事,必定欣賞若狂。

  不過,現在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一個人的眼界決定一切。

  作為一個過來人,眼前的這點小打小鬧對他而言,完全起不到任何波瀾,只不過今天的他,必須走出這一步。

  石家在北荒城是屈指可數的大戶人家,客廳也是異常的大,從大門到主位之處,六丈多余,裝飾倒也算是豪華。

  此刻主位之處,石浩的爺爺石明軒高高在上,左邊是李家家主李遠航、李家大女兒李明萱以及李家的一干人等。

  右邊第一二個位置空著,首位想來應該是給家主石頂天準備的。

  第二個位置本應是石浩的,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坐得上去了。

  從第三個位置起分別是石遜的父親石頂地,三叔石頂底以及石家的重要成員。

  本來今天應該是石家少主石浩與與李家長女李明萱的訂婚之日,不過雙方似乎都沒有準備交換之禮。

  本來今天應該是石家帶上禮品拜訪李家的,沒想到兩家人群卻是反著而來。

  其實此刻客廳內的一眾人等早就已經商量好了處理辦法。

  兩家的聯姻,本應是為了增強穩定關系,但凡一方受到不平等待遇,這種穩定關系都會破裂。

  李家的打算是想通過女兒探尋石家的秘密,自然不愿讓自己女兒嫁給一個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廢物。

  如今石家方面,家主失蹤,幾乎大小事務都由石頂地處理。

  如今的石頂地只是代理族長,但如果自己能拉到李家這條大船,那么家主之位就成了板上釘釘的事。

  碰巧的是,李明萱和石遜早就情投意合,于是石李兩家雙方都有意搓成這樁婚事。

  今天聚在一起的目的,只是走一個過程,讓石浩過來,宣稱一下自己有隱疾需要靜養,不能完婚,那么結婚人選理所當然的就落到了石遜頭上。

  今天一早,石頂地就把石遜叫到跟前,說明了其中的厲害關系。

  石遜想來,這個廢物早被自己收拾怕了,自己說一,他哪敢說二,于是便有了剛才發生的這一幕。

  當石浩走進客廳的時候,二十多雙眼睛齊刷刷看了過來,有好奇,有憐憫,有同情,更多的是不屑。

  李明萱看到走進來的石浩,雖然沒有精心打扮,但還是難掩幾分英俊,但一想到他是不能修煉的廢物,便滿是深深的厭惡感傳來,完全沒有給石浩一點好臉色看。

  石明軒看到這里,就算他不能修煉,但他至少還是自己的親孫子,流著和自己一樣的血脈,眼角露出一絲絲心疼和關懷。

  但這種表露的情感瞬間消失不見,接著對剛進入客廳的石浩說道。

  “石浩,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今天來是退婚的,我石浩,不娶李家長女李明萱。”

  退婚的,石浩語出驚人,如同扔出一顆炸彈,瞬間在客廳爆發。

  客廳內所有人都沒想到他居然敢這么說話,全都傻眼了。

  石浩一句話說完,轉身便是離去,甚是灑脫。

  石遜在客廳門口惡狠狠的盯著離去的石浩,不知道說什么好。

  “逆子,找死。”

  首先反應過來的石頂地一句喊出,便要追了出去。

  “由他去吧,這件事本就愧對于他。”

  石明軒一下子老了幾十歲一般,有氣無力的說道。

  自己老子都發話了,石頂地自然不好說啥,但此刻李遠航的火氣可是上來了。

  “好!好!好!”

  李遠航連說三個好,氣不打一處來。

  “你們石家就是這樣戲耍我們李家的,請個廢物來羞辱我們,真把我們當軟柿子捏了,我們走。”

  李遠航雙手一甩,轉身就走。

  “李家主請留步。”石明軒喊道。

  “李哥,李家主,誤會了,這真不是我們的本意。”

  石頂地趕忙追上去,想要留下李遠航。

  李遠航真是氣憤至極,無論石頂地說什么,就是聽不進去。

  誰人不知,石家少家主石浩是個不能修煉的廢物,在家族中毫無地位可言,經常被人欺負,特別是石頂地父子,他們敢說一,石浩絕不敢說二。

  李遠航完全沒想到,他們被退婚了,還是被這個廢物,若說這不是特意演的戲,任誰都不信。

  第二天,北荒城四處再傳,石家廢物把李家長女給退了,一時之間淪為坊間笑談。

  從客廳出來的石浩,說不心虛肯定是假的。

  石浩其實是在賭,賭石明軒暫時還可以控制得住石家上下,賭沒有人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自己,否則以自己目前的狀況,就算立刻死在家中都沒人會多說一個字。

  哎,傷還沒好呢,頭痛的事情卻是一樁接著一樁。

  從今天客廳的情況來看,在這個家中,任何人都可以拿自己當籌碼,當犧牲品。

  “真是連個奴才都不如,壓迫感越來越強了啊!”石浩一陣苦笑,不僅嘆道。

  石遜,石頂地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可以讓曾經疼愛自己的那個爺爺變得沉默寡言。

  從爺爺最后攔下石頂地的言行來看,爺爺應該只是迫于壓力,并沒有徹底放棄自己。

  明面上家族之內暫時還沒人敢對自己下毒手,但背后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管他什么石頂地,管他什么石遜,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還是解決生計要緊,不然到時候別人沒把自己打死,自己到先餓死了。

  真是頭疼,前世自己一個煉丹之人,無論走到哪里,最不缺的就是巴結之人。

  無論需要什么,隨便喊一句,有的是人排著隊往前送,就算讓人跪著送過來,也是有不少人愿意的。

  而現在的自己,就算費盡口水,喊破喉嚨,肯定也沒人愿意多看一眼吧,更何況施舍一粒米一口飯。

  自己是需要別人施舍的人嗎?自己何時這么下賤了?命可以賤但人絕對不可以賤。

  石家院落占地十畝有余,坐北朝南,客廳位于南面,東為主。

  石浩的破屋位于西面,從客廳回去需向北穿過后院的菜園,養殖場,最后才能繞回到西屋。

  這人要是倒霉起來,連畜生都欺負,毫無主意的石浩只得往回走。

  不知不覺邊走到菜園處,竟然沒有注意到一只公雞咯咯咯的飛奔而來,雙翅亂撲,居然用雙爪在他腰上猛地抓了一把才朝遠處撲走。

  舊傷未愈的石浩頓覺腰間傳來強烈的撕痛感。

  心道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你一只小小的畜生,居然敢到太歲頭上動土。

  轉過身來向那只犯案的公雞看去,才發現后面有個婦人緊追不放,氣喘吁吁,嘴里不停的喊。

  “站住!站住!敢跑到菜園去偷吃,看我不宰了你。”

  原來這只公雞是石家后廚所養,趁看管的人不注意,從養殖場逃了出來,跑到菜園里去找菜吃。

  “宰了?”

  聽著這兩個字,石浩頓時來了主意,一切的不快都煙消云散,竟也不去怒斥一聲這只犯了罪的公雞,快步往自己所住之處走去。

  破屋之內,焦急的肖雅繞著破桌打轉。

  以石遜從來不肯吃虧的性子看,今天在自家門口丟了如此大的面子,少爺此去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少爺,你趕緊平安回來吧!”

  肖雅一直在祈禱。

  “小雅,我回來了!”

  還沒走到院門口,心情舒暢的石浩就大喊。

  “少爺,你沒事吧,他們有沒有欺負你?”聽到喊聲的肖雅興高采烈的奔出來,跑到跟前關切地問著石浩。

  “放心吧,你家少爺肯定沒事,要有事也是別人,我向你發誓,只要有我在,以后絕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拉著肖雅的小手,看著肖雅熟悉的臉龐,石浩十分認真地說。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