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奇幻 → 最后的微元族人

最后的微元族人

天石君 著

連載中免費

  最后的微元族人是由作者天石君為大家帶來的一本奇幻小說,該小說的主人公是洛科常安寧。中法混血兒洛科在京安一中上學,是一位可以將身體微元化的微元族人。一次跟蹤自己的女神常安寧時,無意間撞到了去展開一個秘密計劃的常安寧的哥哥。
  他打算親自訊問這兩個家伙,因為他們居然都已經表現出了“兵”級的實力,這是非常少見的。
  “唔……”洛科突然臉色蒼白地扭動著身體,豆大的汗珠不斷滴落。
  剛剛由于過于驚訝,他甚至忘了自己的肋骨已經斷掉了一根。
  “你怎么了?”雀添問。
  “有傷。”“這么久了,為什么還沒有恢復?”
  “新傷,昨晚的。”洛科聲音顫抖地回答。
  雀添覺得更加疑惑了,國內所有的族人都是有身份登記的,而且基本都要在年少時期送入族學學習基本知識,而且要通過考試,修復傷口是所有族學學生的必修課程。

28萬字更新:2019/06/20

在線閱讀

  最后的微元族人是由作者天石君為大家帶來的一本奇幻小說,該小說的主人公是洛科常安寧。中法混血兒洛科在京安一中上學,是一位可以將身體微元化的微元族人。一次跟蹤自己的女神常安寧時,無意間撞到了去展開一個秘密計劃的常安寧的哥哥。

免費閱讀

  他打算親自訊問這兩個家伙,因為他們居然都已經表現出了“兵”級的實力,這是非常少見的。

  “唔……”洛科突然臉色蒼白地扭動著身體,豆大的汗珠不斷滴落。

  剛剛由于過于驚訝,他甚至忘了自己的肋骨已經斷掉了一根。

  “你怎么了?”雀添問。

  “有傷。”

  “這么久了,為什么還沒有恢復?”

  “新傷,昨晚的。”洛科聲音顫抖地回答。

  雀添覺得更加疑惑了,國內所有的族人都是有身份登記的,而且基本都要在年少時期送入族學學習基本知識,而且要通過考試,修復傷口是所有族學學生的必修課程。

  除非他并沒有上過族學。

  “外國人?”雀添看著這張混血的臉問。

  “中國人,有身份證的。那個……能不能先去個醫院?”洛科已經喘不過氣來了。

  雀添只好蹲下,一步步下達指示:“你可以做到粒子化嗎?”

  “可以。”

  ——那就好辦了,修復術對于可以粒子化的馭粒師來說很容易進行。

  “部分粒子化,集中精力,把疼的地方重新排列。”

  “哦。”洛科一臉懵懂地跟著雀添的指示去做。

  “把骨頭最痛的地方磨合,嘗試對接,第一次用可能要試好多次才能完全對接好,你要忍住。”

  洛科的體內果然如鉆骨般疼痛,而且他骨頭周圍肌肉的觸感告訴他,自己并沒有嚴絲合縫地把骨頭對接好。

  嘗試幾次后,洛科額頭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已經有些忌憚了,但理性告訴他,還差一點點。

  ……

  片刻后,斷裂的骨頭終于嚴絲合縫得拼接到一起,再利用減少粒子間距將斷面重新糅合在一起。洛科的身體終于完成了恢復。

  雀添想,他蠻有天分的,只是沒有接受到族學的正統教育。

  司部的作息時間與普通人類不同,是周三周四休息,今天剛好是周三,系統里沒有人值班。

  雀添想了想,最后還是打算去那個家伙家里審訊這兩個打架的馭粒師。

  “阿嚏!”

  孟楨蜷在沙發上打了個噴嚏,揉揉鼻子繼續看店里借來的電影。

  “喂怎么回事?這誰?”孟楨眼睜睜看著雀添帶著兩個人從自己面前經過,坐上自己的沙發,還拿起遙控器,關掉了自己的電視。

  “你們來我家干嘛?”孟楨急匆匆地跟過來,行動不便的毛絨狼皮睡衣拖著粗重的尾巴。

  雀添坐在沙發上,伸出手臂,作出“請坐”的姿勢,大叔和洛科齊齊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兩方對視。

  “首先,”雀添自我介紹道,“我是司部天字司長,雀添,鰻族人。”

  “化族人,李夕卜,族學95年結業生。”大叔語調平平地回答。這樣柔軟的沙發他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過了。

  雀添又講目光轉向男生,“你呢?”

  “我叫洛科。”他答道。洛科已經沒有了一天前的頑傲,他雙膝并攏,緊張地坐在雀添對面。雀添氣場有些冰涼,讓他有點不自在。

  孟楨趴在沙發后面,無聊地玩弄著雀添的頭發。

  “族稱呢?”雀添繼續盯著眼前的少年。

  “什么族稱?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族稱。”洛科回答,“我六歲到十二歲這段時間在法國和父親一起生活,現在在京安一中上學,沒接觸過什么……族學。”

  洛科瞟了大叔一眼。

  “國外微元族。”孟楨突然插話進來,并在雀添頭上握拳,做了一個“明白了”的手勢。

  “好痛。”雀添拿開孟楨的魔掌,讓開一步位置。孟楨直接全身粒子化,再重新出現在雀添身邊。

  “我不清楚你們說的什么族,不過看來,這里有很多這樣有超能力的人啊。”洛科略顯失落地說。

  “給我們講講你的能力和身識吧。”雀添說。

  老山口路。

  白天的這里和晚上是兩個識界,山腳下的那些酒吧一片死寂,只有零散的醉到中午的大叔互相扶持著從里面緩慢挪出。

  “渡”酒吧。

  山口路是一條向上的斜路,這家酒吧坐落在所有酒吧的最高處,與其他酒吧隔開著一些距離,外表黑黝黝,使用一根根大粗木層疊的裝修風格,作出一間巨大木屋的樣子。

  門口停放著十幾輛各式各樣的摩托車。

  屋子里,一張長形棕色沙發上,圍坐著八個只穿著睡衣的少年,其余還有十幾人站在沙發后面,同樣沒有像樣的衣服。

  “我親眼看到的,卜叔被一個穿運動服的男人帶走了,那個闖進來的小子也跟在一起。阿一,我們得快點行動了,不然卜叔會有危險!”

  一個少年說。

  “多說說,還有,能不能把那東西摘了。”坐在沙發中央的是常漱一。他昨晚想去再看一眼妹妹,就沒回隧道里,沒想到就在計劃的前一晚會出事。此時只有他一個人穿著正常的衣服,結果那身擁有不錯細節的短款夾克反倒成了這場睡衣派對的異類。

  “哦!”少年趕快摘掉自己箍在頭上的頭燈,說:“那個運動服男人臉很白,薄嘴唇,看上去像個面癱,特別高冷那種。”

  “如果在街上撞見,你能認出他嗎?”常漱一問。

  “一定可以!”

  “很好。”

  “我們現在要出發嗎?”

  “不,”常漱一捏了捏對方睡衣上的絨球,“先回去換衣服。”

  角落里,一個一臉痞相男人把視線轉向了他們,看了一會,抬起頭,高高舉起杯子,把里面的馬丁尼隔空倒進嘴里。

  孟楨家。

  “我的父親是法國人,名字是讓雅克,他有和我一樣的能力,大概是遺傳。”洛科說,“在法國那幾年,他曾經特訓過我,那幾年我的超能力進步很快,不過十三歲我就回到了中國,繼續讀初中,讀高中,這么長時間過去,基本上全都荒廢了。”

  “有其他人知道你的能力嗎?”雀添問。

  “我想應該沒有,我從來沒有炫耀過自己的能力。”

  “做的很好,以后也請不要暴露。”雀添叮囑道。

  “嗯!”洛科用力過猛得點了點頭。

  雀添柔和地笑了笑,接著,他把頭轉向那個大叔,說:“該您了,李先生。”

  “我么,只是個無處可去的孤家寡人而已。”李夕卜苦笑著回答。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