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武俠 → 盲劍

盲劍

懶惰的面條 著

連載中免費

  由網絡作家懶惰的面條所著的《盲劍》,是一本很好看的武俠小說,里面的主角是李青竹,文章情節曲折起伏,故事內容飽滿具體,人物的刻畫以及細節的處理到位,文風瀟灑,文筆干練利落。全文主要講述青城派在一天被一群黑衣人闖入禁地并被滅了青城一脈,只留下孤子李青竹,在逃跑中被毒瞎雙眼,十年后,盲劍客竹青橫空出世,一竹板,一小棍,一竹鞘劍,走向漫漫江湖路......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細雨淅淅瀝瀝,
  一群蓑衣客安靜的疾走在林間小路上,帶頭的一人臉色陰沉似鐵,眼中冷意越見越寒……
  “噠,噠,噠……”
  此時一聲又一聲的竹板聲從前方傳來,眾人立馬停下,同時手已撫上腰間的刀柄。
  竹板聲由遠而近,細密的雨中,一道身影漸漸顯現,
  蓑衣,斗笠,竹板,小棍,竹鞘劍。
  來人距眾人十幾步處站立,隨即收起竹板小棍,一直低沉著的頭也慢慢抬起,
  一張大哭的青銅面具!
  眾人迅速拔刀而起,同時將來人圍住,動作行云流水,
  眨眼間,十二把鋼刀如迅雷之勢或劈或刺,招式錯落有致,瞬間便封死了來人所有空間,
  如果說這十二把鋼刀的快準狠就是標準樣板,那么那人的劍就真的是霹靂弦驚,如若蛟龍之勢,攜風雷之聲!
  后發先至,十二道血花瞬間就在眾人脖頸間綻放,眾人突兀著眼,不甘的倒下。

49萬字更新:2019/03/27

在線閱讀

  由網絡作家懶惰的面條所著的《盲劍》,是一本很好看的武俠小說,里面的主角是李青竹,文章情節曲折起伏,故事內容飽滿具體,人物的刻畫以及細節的處理到位,文風瀟灑,文筆干練利落。全文主要講述青城派在一天被一群黑衣人闖入禁地并被滅了青城一脈,只留下孤子李青竹,在逃跑中被毒瞎雙眼,十年后,盲劍客竹青橫空出世,一竹板,一小棍,一竹鞘劍,走向漫漫江湖路......

免費閱讀

  來人正是剛剛的黃衫女子,只是此刻面容大變,模樣照比之前更顯俏麗,

  此女子便是今晚大鬧黃員府的飛賊,剛剛會以被人輕薄之事,怕是為了甩開黃員府的高手,只是此幕被竹青遇見,于是心生一計,轉而向竹青求救,哪曾想,竹青直接就是置之不理,這懦弱怕事的做法,讓女子銀牙緊咬,

  對竹青的不爽直接就超過了那幾名醉漢,繼而在解決了醉漢后,就尾隨竹青而去。

  此刻女子眼神玩味的看著竹青,她當然知道一個開木匠鋪的瞎子并沒有多少錢,只是為了尋個由頭,總不好說剛才之事,

  “有人打劫啊!快來人啊!……”

  正當女子在想怎么戲弄竹青之時,竹青氣運丹田,大聲呼喝,其聲在寂靜的夜晚中回蕩開去……

  女子立馬臉色一變,看著還在大聲呼喊的竹青,情知再待在這里已是不妥,但心中更是忿忿不已,一咬牙,小腳輕踢,幾顆石子就飛射向竹青,同時轉身翻墻而去,根本不敢多做停留,

  “死瞎子,你給我等著!”

  人已走,話才幽幽傳來,而竹青面對這幾顆石子只是小棍輕敲,頓時便將石子打落在地,對于女子的話更是不與理會,他心知剛才那呼喊已將附近搜尋的高手引來,而趕來的高手還隱約鋪成一張大網,女子逃離的方向可正往這網里鉆,

  所以對女子的話根本不予理會,畢竟女子能不能逃那還不一定呢!

  轉身進屋,安然就寢……

  另一邊,女子正在迅速掠過巷道,心中所想還是先給那瞎子一點苦頭,然后再慢慢算賬,卻不知她走后,竹青露的那幾手,若知道怕是不會下這么輕的手了。

  清晨,安鄲城已慢慢顯露平凡人的活力,

  城門口等了一夜的旅客行商開始陸續進城,

  街道上,各類攤位已然擺開,吆喝聲此起彼伏,

  好不熱鬧!

  城門口,一個車隊從遠處慢慢駛來,車隊的尾部,一大塊油布包住一個長寬三米的方形物事,拉車的四匹駿馬正吃力的走著……

  “噠,噠,噠……”

  清脆的竹板聲在這偏僻的街道回響,一個身材消瘦,臉長若馬臉,鼻邊還長顆黑痣的中年人正在謊不擇道的跑著,

  中年人似是對竹板聲頗為畏懼,一聽到竹板聲靠近,立馬就換個方向逃竄,

  只是他還未跑多久,一把竹鞘就橫在他的面前,一個戴著斗笠的人往前一步,便將中年人卡在墻角,同時竹鞘死死頂在他的脖頸間。

  “哥,大哥……你就別為難小的了,我也是為了混口飯吃,你就當我是個屁……把我放了,”

  中年人自知跑不了了,立馬就哭喪著臉,低聲哀求道,渾不知他那長臉擺出這衰樣,簡直讓人無法直視!

  中年人名叫馮亮,隸屬一刺客組織的情報販子,負責安鄲城這一帶的情報網絡,

  對于這斗笠人,馮亮也不知他是誰,第一次遇見時,還在他手中吃了,虧,無奈便將那一次的情報私自給了他,哪曾想,還沒過幾日,情報中最重要的南山十二鷹就死在城郊,當時安鄲城的負責人就立馬召開會議,商議這件事,馮亮當然在場,只是不敢吭聲,唯恐暴露出是自己泄露的消息,當然這件事沒有就此揭過,安鄲城此刻完全就是外松內緊,

  馮亮也是求神拜佛,刀口舔血之人被逼的都要這樣,可想馮亮多么不待見這斗笠人,

  只是沒想到,現在又被他給截了,于是整個人立馬就萎了,

  他奶奶的,老子剛收到的重要情報,還沒上報,這貨又過來截我了,操!這是認上我還是咋滴!操!

  心中罵道,面上還是苦苦哀求,望斗笠人能放自己一馬,

  可面對馮亮的諸般哀求,斗笠人卻無動于衷,只是眸子寒光一閃,

  那莫名的冷意,讓馮亮脖子一縮,渾身汗毛炸起,竟是不自覺的偏過頭去,不敢與斗笠人對視,

  “哥,大爺……這次過后你就別找我了,如果你不找我,你就是我親大爺!”

  最后馮亮還是認慫了,一五一十的把情報告訴斗笠人,

  斗笠人聽完,立馬轉身就走,動作流暢之極,仿佛在說,你丫早說不就行了嗎,還搞這么多彎彎道道,還要臉不!

  馮亮只覺一口老血堵在心口……

  黃員府,

  黃師風正坐在廳前,一身綢云段黃衫,頭頂上方,一塊內匾,“從善如流”,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黃師風面無表情,有點狹長的眸子撇向坐在客位的幾個人,開口道

  “赤沙眾前來所為何事?”

  赤沙眾,安鄲城以西數十里斷牙嶺最大的盜團,魁首赤沙據說一身橫練功夫已達化境,斷金碎石不在話下。

  赤沙眾惡行累累的六大當家,除卻魁首赤沙和四狼毒爪,其余四人竟全來到安鄲城,渾不把安鄲城守軍放在眼里,

  “素聞安鄲城八家十二員中的黃員黃師風乃人中豪杰,早已有意前來拜訪,今路過安鄲城,心想擇日不如撞日,便前來叨擾,望見一見人中豪杰之風啊!”

  一穿道袍白面無須的中年人輕甩拂塵,臉帶笑意的說道,此人正是二當家,人稱偽君子的胡飛白,

  “見也見了,諸位若沒什么要事,便來我城守軍的牢房做客可好,”

  黃師風并不在意這些場面話,眸子掃過四人,不緊不慢的說道。

  四人渾不知覺黃師風的話,胡飛白神色不變,淡笑道,

  “久聞黃員最喜收集銅人,今日前來拜見,豈能不帶點見面禮,那可是大大不妥啊,六弟,去把見面禮帶來,”

  黃師風一聽銅人,神色不變,只是眸子微微閃了閃,看著那被叫做六弟的魁梧漢子走出去,不消片刻,魁梧漢子就抱著等人高的銅人走來,

  “咚!”

  銅人被放在地上,頓時響起一聲悶響,顯然重量不輕,

  黃師風看了一眼銅人,臉上帶著些許笑意,

  “來人,去把翠云樓包下,今晚我要好好招待這幾位貴客!諸位在此之前,先隨我去偏房休息片刻,也好為今晚我們玩的痛快!”

  赤沙四人剛離去,就有四名武夫裝扮的人走來搬運銅人,只是這四人一副臉紅脖子粗,把吃奶的勁都使上的樣子,才堪堪把銅人微微抬起,隨即步履蹣跚的走著。

  臨近傍晚,血色殘陽正緩緩沉入地平線……

  木匠鋪中,小老頭收起了鋪門,抽著旱煙,悠哉悠哉的哼著調回家,

  臥室中,竹青將搽拭好的劍緩緩放入竹鞘中,隨即從床頭的暗格中拿出一身行頭,

  這一身行頭中,一面大哭青銅面具就在最上面。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