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奇幻 → 仙魔同修

仙魔同修

化十 著

完本免費

  仙魔同修女主角怎么樣?仙魔同修林昊最新章節已經出來了,這是一部超級精彩的奇幻小說,作者是化十,小說仙魔同修全文講述了主角林昊本是一名普通平凡的少年,他在一次意外下誤碰太古之器而穿越到修行界,看他如何修至尊古體鑄就無上仙識……
  鼻子有些癢。
  睡夢中的林昊聳動了一下鼻頭,抓了抓,旋即翻了個身,迷迷糊糊中,鼻子又被撓得一陣發癢。
  “別鬧了,再讓我多睡一會兒。”林昊閉著眼睛,不耐煩的甩了甩手。
  “咯咯……”猶如銀鈴般的嬌脆笑聲響起,接著一道甜膩的聲音傳來,“昊哥哥,快起來嘛,別睡了,都已快到正午了。”
  “昊哥哥?”
  林昊眉頭一皺。

607.03萬字更新:2018/08/07

在線閱讀

  仙魔同修女主角怎么樣?仙魔同修林昊最新章節已經出來了,這是一部超級精彩的奇幻小說,作者是化十,小說仙魔同修全文講述了主角林昊本是一名普通平凡的少年,他在一次意外下誤碰太古之器而穿越到修行界,看他如何修至尊古體鑄就無上仙識……

免費閱讀

  鼻子有些癢。

  睡夢中的林昊聳動了一下鼻頭,抓了抓,旋即翻了個身,迷迷糊糊中,鼻子又被撓得一陣發癢。

  “別鬧了,再讓我多睡一會兒。”林昊閉著眼睛,不耐煩的甩了甩手。

  “咯咯……”猶如銀鈴般的嬌脆笑聲響起,接著一道甜膩的聲音傳來,“昊哥哥,快起來嘛,別睡了,都已快到正午了。”

  “昊哥哥?”

  林昊眉頭一皺。

  不會是做春夢了吧?

  宿舍里面都是光棍的大老爺們,怎么會有女孩子呢?不會哪個哥們變態學女生說話吧?不想還好,這一想他的頭部立馬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就像是被人用斧頭狠狠的劈開了一樣。

  “昊哥哥,你怎么了?”

  少女的聲音變得焦急起來,一只細嫩的小手按在林昊的額頭上,有些冰涼,但卻令的頭痛稍微舒適了一些,少女特有的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他緊繃的頭部頓時松弛下來。

  林昊艱難的睜開眼睛,視線從模糊逐漸清晰。

  眼前的少女不過十四五歲,一頭淡藍色的柔順長發齊腰而至,模樣極為可人,特別是那一對淡綠色的眼眸,璀璨如辰星,仿佛能夠直透人心,最為動人的是一彎葉眉,在稚嫩中增添了一種別樣的嫵媚。

  如此動人的少女,竟然喊自己昊哥哥?她是誰?

  “啊……”

  劇痛再次襲來,林昊下意識捂住腦袋。

  “昊哥哥,你怎么了?你沒事吧?”少女驚慌失措的聲音不斷傳來。

  林昊已經無暇顧及少女,他感到自己的頭都要炸開了一樣,就像是硬生生的將一塊面盆大小石頭塞入腦中,各種駁雜的記憶不斷涌現。痛得他渾身抽搐,冷汗不斷直冒。

  太痛苦了。

  林昊感到腦中的神經一陣緊繃,然后噔的一聲,猶如琴弦斷開一樣,大腦的劇痛消失了,兩眼一黑,再度陷入了昏迷中。

  “昊哥哥,昊哥哥……”

  少女急切的呼喚聲越來越遠,漸漸消失了。

  雖然身體陷入了昏迷,但林昊卻是依舊清醒著,只不過他無法控制身體罷了,他只感覺到,一段段熟悉而陌生的記憶碎片,仿佛被風卷起的柳絮一樣,在他識海中環繞著。

  林昊嘗試著蘇醒過來,但卻無法醒來,無奈之下,打算先放棄了。或許是因為無聊,他翻閱著那些陌生而熟悉的記憶,越看,臉色越加古怪,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

  “坑哥啊……”

  林昊發出一聲怪叫,縱使他的接受能力已經很強了,可還是難以接受自己穿越了,而且還是穿越在一個同名同姓的少年身上。

  這不科學!

  原本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現代少年,朝八晚五上學放學,雖然上課會時常打瞌睡玩手機,偶爾逃課出外打游戲,欺負一下小貓小狗,但憑良心來說,卻是從未做過什么壞事。

  不過是昨天晚上翻墻出學校的時候,在夜市的路邊攤上對一個三角旗外形的古玩起了興趣。然后,摸了一把,結果手指被刺破,血滴到了三角旗上,就失去知覺了。

  “老天啊,哥哥我雖不是什么五好少年,但也是根正苗紅出身的啊,你怎么就這么忍心讓我穿越了呢……”

  林昊在識海中抱怨了幾句,估計是沒人理他,這貨干脆閉嘴了,呆呆的坐了許久,隨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既來之則安之,無奈接受穿越的事實。

  繼續翻閱記憶!

  “這世界也太危險了吧……”

  現在林昊所處的地方,名為玄木族,位于仙靈山脈東面,是‘木族’的一個分支部落。

  這是一個原始的部族,雖然不至于處于茹毛飲血的程度,但也非常落后,族內口糧來源,主要以獵殺猛獸,或是采摘果實。

  這個世界不止原始,而且還非常的危險。

  玄木族方圓一百里范圍內,是居住區,而在居住區之外呢,則是原始區,然后才是禁區。

  原始區內有著各種強大的猛獸,甚至還有一些可怕的妖獸存活,至于禁區,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遍布著大量的暴虐而兇殘的魔物,一旦貿然進入禁區,基本上是有死無生的。

  而且,禁區內最可怕的不是魔物,而是遍布的魔氣,這些魔氣對人類來說,就如同劇毒一樣,沾染上一點,都會生不如死,嚴重一些的甚至會被魔氣侵染,變成沒有人性只懂得殺戮的魔物。

  禁區范圍遍布極廣,整座仙靈山脈方圓萬里內,有八成以上的區域,都屬于禁區,而剩余的兩成區域,則是居住區和原始區,仙靈山脈的居住區大約有三十多處,這些地方分布著大大小小的族群。

  看到這里,林昊頓時感到心驚肉跳,這個世界比起他所在的世界還要危險和瘋狂得多,深吸了一口氣,繼續翻閱記憶,頓時目瞪口呆。

  “不是吧?哥哥我竟然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還是指腹為婚……”

  林昊實在想不到,這種事會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的未婚妻,名為沐凝雪,二人從小青梅竹馬,而且身世遭遇一模一樣,八年前雙方父母相邀出外獵殺猛獸,從此就一去不回,自從那個時候開始,二人就相依為命。

  年僅八歲的林昊,帶著六歲的沐凝雪,依靠著族內長者分配的食物,和偶爾采摘的果實活了下來。

  “沐凝雪……難道是哥哥我昏迷之前見到的那個美女?”林昊頓時激動了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哥哥豈不是太幸福了?想到這里,這貨的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老天待我不薄啊。

  林昊興奮的捶胸頓足,光棍了那么多年,總算有歸宿了,而且還是這么漂亮的一位未婚妻。

  要不醒來后,直接生米做成熟飯?

  林昊猥瑣的想道。

  不行!

  沐凝雪太小了,如果下手的話,就真的成禽獸了,而且他父母也曾交代過,必須得等他都滿十八歲后,二人才可以成婚。

  十八歲……

  現在林昊也不過才十六,還得繼續等兩年。

  兩年就兩年,很快就過去了,其實,這個世界也挺不錯的。

  “這個家伙的脾氣不但又臭又硬,竟然連一點彎都不會拐,不止如此,還內向自卑,幾乎是受不了刺激的偏執類型……”

  林昊對自己前身的脾氣是徹底無語了,這家伙能夠活到現在,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前身也沒活過十六歲,昨日就因為修煉過度,掛掉了。

  無論是玄木族還是其他部族,孩童一滿六歲,就要開始吸納靈氣,洗滌自身以增強力量抵御可怕的魔物和妖獸。

  前身也不例外,修煉了十年,體質和力量都有不小長進,在玄木族的同齡人中,算是處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類型,只要再修煉個五六年,凝聚真元成為一名靈士并不是什么難事。

  靈士!

  在玄木族內,可是屬于高端上流的人物,任何一位都擁有著極為強大的破壞力的,而且有的還能徒手獵殺可怕的魔物和妖獸。

  一般來說,修煉都是循序漸進的,不能一味冒進,前身修煉了十年,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林昊有些不明白,為何前身會不顧一切的拼命修煉,竟然到了不要命的程度了。

  好奇之下,繼續翻動記憶。

  “無恥,太無恥了……”

  林昊怒罵不已,連他都禁不住大動肝火了。

  原來,前身不要命修煉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未婚妻要保不住的緣故。

  玄木族內有一條不人道的族規。

  凡是年滿十l四歲,未能修煉達到靈士層次的女子,都必須得參加玄木族兩年一度的選魁節。

  所謂的選魁節,說白了,就是讓族內年滿十四歲的女子全部排成一行,然后讓族內的精英族人,通過一場打斗廝殺,最后幾名勝利者,可以優先選取其中一位女子,作為自己的新婚妻子。

  玄木族之所以立出這一條族規,一來是為了激勵族內年輕的精英族人不斷提升自身實力,二來是因為精英族人的傳承是最好的,與他們結合后所生的后代有很大的機會獲得修煉資質不錯的后代,這樣可以增強族群的力量。

  這個族規對于一個族群來說是有益的。

  可對林昊來說,這個族規簡直就是剝奪了廣大少女們自由戀愛的權利,不過他卻是無法改變,無論是玄木族還是其他部落,都是男尊女卑,而且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這就導致了女性的地位極為低下。

  唯一能夠改變女子地位的,就是成為靈士,女靈士的地位可不比同等實力的男人低多少。

  當然,這是特例。

  沐凝雪因為自身體質原因,無法吸納靈氣,也就等于無法成為靈士。前身和沐凝雪雖訂親了,但卻是私下的,沒有得到族長和長老們的承認,所以她必須得參加‘選魁節’。

  玄木族的男族人,要參加‘選魁節’,必須得擁有三階靈士的實力,前身連一階都沒達到,更別說三階了。

  相處多年的漂亮未婚妻,就要被人搶走了,換做任何人,都不會好受,更何況是性格內向,極度偏執的前身。

  于是,在一名精英年輕族人玄央威揚言要在六個月后的‘選魁節’上娶走沐凝雪后,前身爆發了,拼死修煉之下,將自己給煉死了,正好便宜了剛穿越過來的林昊。

  “哥們,你放心,既然哥哥占了你的身體,哥哥我一定會想辦法的,絕對不會讓沐凝雪嫁給那些家伙,要嫁也得嫁給我,不,應該是我們……不止是凝雪妹妹,還有那些即將被摧殘的嬌嫩花朵們,就讓哥哥來拯救你們吧。”林昊下定決心。

  當然!

  真正促使這家伙下定決心的原因是,玄木族內的少女姿色都極為不俗,再加上靈氣滋養的緣故,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隨便拿一個出來,都比原本所在世界的所謂明星啊女神啊要漂亮得多。

  沐凝雪在玄木族內,更是數一數二的絕頂美人胚子。

  不知多少人已經在暗中盯著,就等‘選魁節’那天,將這奪無比鮮嫩的花朵給摘下來。

  “哥哥我的未來老婆,怎么能被別人搶走,絕對不允許……”林昊義憤填膺的捏緊了拳頭。

  可念頭剛一冒出來,他就焉了。

  雖然林昊的資質并不算差,可要在六個月內,達到三階靈士的程度,簡直比登天還難。要知道,前身可是修煉了十年,還沒成為靈士,就算一個月內成為靈士,剩余的時間也不夠沖擊三階靈士的程度。

  “不行,還是不行……”

  林昊抓頭撓耳,心中一陣煩躁。

  “對了,不是有靈藥嗎?如果有大量靈藥的話,別說三階靈士,就算是三階以上,也不是什么問題……”

  林昊記得前身曾服用過不入品的一株靈藥,當時吸納的靈氣量,幾乎等于整整一年的苦修,他迅速翻動關于靈藥的記憶,可看到一半的時候,心頓時涼了半截。

  玄木族確實種植靈藥,但這些靈藥只提供給內族的長老,還有極為優秀的精英子弟用的,前身能夠獲得一株不入品的靈藥,還是因為恰逢玄木族百年慶典,族內長者發放的緣故。

  盜取玄木族的靈藥,可是重罪,而且種植靈藥的地方還有專人把守,一旦被抓住,基本上是死罪。

  當然,還有另一條途徑,那就是去禁區,里面擁有著大量的靈藥存在,但同樣也有著大量的魔物和如同劇毒般的魔氣。

  對于禁區,不少玄木族人都心生向往。

  當然,僅僅只是向往而已,禁區是不歸之路,凡是踏入者,基本上是沒有活著出來的機會的。

  “唉……”林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咦?什么東西?”

  林昊忽然注意到,識海中懸浮著一樣東西,好奇之下,他走近一看,頓時愣住了。

  巨大的漆黑色三角旗懸浮于識海中央,仿佛就像立于天地之間的巨大令牌,充滿了無盡的霸意和邪氣,上方烙刻著三個難以辨識的大字,它們渾然一體,仿若天成,就像是天地初開之時,就已經存在了一樣。

  正視之下,林昊竟然生起了沒頂而拜的強烈念頭。

  突然!

  三角旗碎了,宏光像是從天地最深處射出一樣,打在了林昊的右手掌心上,他只感到右手掌一陣刺痛,只見掌心上漸漸浮現出一個黝黑如墨的烙印,一股神秘的力量,沖擊而出。

  林昊雙眼一黑,失去了知覺。

  “天魔令乃魔之至高圣典,令既出,萬魔臣服,莫敢不從……”聲音雄渾而滄桑,就像從恒久的遠古傳來,磅礴的威嚴和氣勢,令人無法升起反抗之心,仿佛這聲音就是那天,那地。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