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憐卿宮

憐卿宮

清淺淺兮 著

連載中免費

  《憐卿宮》是網絡作家清淺淺兮寫的一部古代宮斗小說,一朝入宮,林落鳶識盡后宮腥風血雨。在刺骨的傷痛背后,竟是無盡的背叛與謀害。在這重重宮闈之中,她用一雙葇荑玉手,絕處逢生。他說,我們都是同一類的人,說到底,不過為了自己,而緊緊相依。緊緊相依卻互相刺痛,她猜不透他的心,他溫文儒雅的背后是極深的城府。那么,大祈、滄國,到底哪兒才是她的歸宿?
  初春的時節,寒氣還未散去,街頭仍是瑟瑟的刺骨寒風,吹著林落鳶單薄而又饑餓的身體。
  這里只是十分破敗的地方,用貧民窟來形容再恰當不過,地上到處是破敗亂飛的發黃的棉絮和因剛下過雨而濕滑的淤泥。讓人很難想到,這竟然就是京城,這竟然就是天子腳下。
  她蜷縮在角落里,警惕地望著周圍的人。他們大多只是孩童,衣衫襤褸,頭發散亂,有的地方還打著結夾雜著草屑,而他們那塞滿淤泥的指甲同樣令人作嘔。他們既是她的同伴也是她的敵人,爭奪食物的敵人。
  她已經三天沒吃上飯了,想這平時雖算不上養尊處優但也是衣食無憂的身子還能支撐多久?這時,那個領頭的臉黑黑的小鬼叫道:“咱們是時候去街上享受午膳了!”
  立時,那群流浪兒就一起歡呼起來,追隨著他。而實際上,他們只是去乞討,卻堂而皇之地稱之為享用午膳。落鳶一個激靈,爬了起來,跟在了他們后面。
  “你——”那領頭的小鬼對著我頤指氣使,“不準再跟著我們!”

7.3萬字更新:2018/02/06

在線閱讀

  《憐卿宮》是網絡作家清淺淺兮寫的一部古代宮斗小說,一朝入宮,林落鳶識盡后宮腥風血雨。在刺骨的傷痛背后,竟是無盡的背叛與謀害。在這重重宮闈之中,她用一雙葇荑玉手,絕處逢生。他說,我們都是同一類的人,說到底,不過為了自己,而緊緊相依。緊緊相依卻互相刺痛,她猜不透他的心,他溫文儒雅的背后是極深的城府。那么,大祈、滄國,到底哪兒才是她的歸宿?

憐卿宮清淺淺兮小說

免費閱讀

  初春的時節,寒氣還未散去,街頭仍是瑟瑟的刺骨寒風,吹著林落鳶單薄而又饑餓的身體。這里只是十分破敗的地方,用貧民窟來形容再恰當不過,地上到處是破敗亂飛的發黃的棉絮和因剛下過雨而濕滑的淤泥。讓人很難想到,這竟然就是京城,這竟然就是天子腳下。

  她蜷縮在角落里,警惕地望著周圍的人。他們大多只是孩童,衣衫襤褸,頭發散亂,有的地方還打著結夾雜著草屑,而他們那塞滿淤泥的指甲同樣令人作嘔。他們既是她的同伴也是她的敵人,爭奪食物的敵人。

  她已經三天沒吃上飯了,想這平時雖算不上養尊處優但也是衣食無憂的身子還能支撐多久?這時,那個領頭的臉黑黑的小鬼叫道:“咱們是時候去街上享受午膳了!”

  立時,那群流浪兒就一起歡呼起來,追隨著他。而實際上,他們只是去乞討,卻堂而皇之地稱之為享用午膳。落鳶一個激靈,爬了起來,跟在了他們后面。

  “你——”那領頭的小鬼對著我頤指氣使,“不準再跟著我們!”

  她不回答,只是低頭看著他。這個男孩還沒到她的肩膀高,也就十多歲吧。雖然此時的她已經全然沒有小姐的樣子,看起來也像是個小乞丐。但她默默地跟在他們后面,也不發一言,就算路上經常會有邪惡的臟兮兮的其他小乞丐拿石子丟她,沖到她的背后打她,她也不做任何反抗。

  只要能吃上飯,填飽肚子就好。她這么告訴自己。

  街市依舊繁華,人流如織,各種華服錦衣的人來來去去,卻對他們這些沿路乞討的小乞丐視而不見,有的甚至鄙夷地望著他們,驅趕他們走開。在遭受了無數白眼和咒罵后,他們依舊無所收獲。

  領頭的小鬼頭許是餓極了,沖到一個包子鋪,抓起兩個饅頭撒腿就跑。

  “站住!”包子鋪老板一聲大吼。

  一時間,眾人四散而逃。落鳶慌不擇路,還連摔了幾個跟頭,新傷加舊傷疼的她齜牙咧嘴。

  但那個小乞丐頭頭最終還是被抓住了,結果被痛打了一頓。

  他們的頭頭受了氣,還沒得到任何食物,大家的心情都不好。落鳶一個抬頭,這才發現大家都虎視眈眈地盯著她。

  “老大,這個不知從哪來的掃把星,害的我們這接連幾天都沒什么收獲!”一個小乞丐憤憤地道。結果就這一句話,引起了眾憤。大家一致覺得是她的加入使得他們的運氣變差。

  最后,他們一致決定由她去街上偷一個荷包,有了銀兩,也就不愁吃喝了。她此刻已經被他們逼到了墻角,這群小鬼人多勢眾,盡管她曾經有幾分拳腳功夫,但如此饑餓又疲憊的狀況之下,毫無反抗之力。無奈只得答應。

  落鳶怯怯地站在街上,盯著每個人腰間的荷包。雖然乞討了幾天,但做小偷真真是頭一回。其余的小乞丐都躲在暗處,監視著她,一邊用眼神示意她今早下手。

  她貓著腰擠入人流中,四處張望著,搜尋目標。這時,一個腰系玉色掛飾佩件的背影出現在眼前,他的荷包是黛藍色繡金蟾的,想必定是官宦人家的。那其中的銀兩一定不少了。她緊張地搓了搓手心,才敢下手。

  她感到手腳都在微微顫抖著,好不容易,才抓住了那荷包。正打算用力拽下就逃時,一只手已穩穩地擒住她那已經伸出去抓到贓物的手。

  “啊——”她霎時駭白了一張小臉。

  那手正是荷包主人的。

  四下眾人仇視的冷光,刺得她眼睛生疼。接著她只覺得背后一陣劇痛,仿佛胸腔被利刃劈開一般的疼痛。

  “哪里來的小賊,竟敢偷我們少爺的東西!”身后傳來雄渾有力的大喝。

  接著,她就支持不住倒了下去。隱約中只記得看到了一襲白衣勝雪的俊美容顏,想該是那荷包的主人,身后那人口中的少爺罷。

  當落鳶醒來之時,發現自己竟是趴在一張木桌上昏睡著的。她一抬眼,便望見了桌上的食物。真是太豐盛了,有一大碗白米飯,還有紅燒雞翅、醬豬蹄、熗炒卷心菜等等,讓她原本就扁扁的肚子更是叫了起來。在順著桌子掃過去,發現了坐于對面的那個差點丟失錢包的男子。她這才細細打量起了他,只見他劍眉星目,眼睛亮如星辰,豐神清秀,一身白衣,腰間佩了一柄長劍,只用那玉樹臨風來形容,最恰當不過了。

  “怎么不吃?難道不餓?”他輕輕地開了口,神色溫潤。

  落鳶卻是嚇了一跳,從椅子上跳了下來,伏地求饒:“少爺大人有打量,我真的不是存心要偷取您的東西的。”

  他俯身扶起她,讓她坐回椅子上,道:“不必這么驚訝,想你都走到了這一步,定是連飯也吃不上了。沒有責難你的意思,這些菜全是為你點的。”

  雖然心下疑惑,但抵不住此刻的饑腸轆轆。她抓起碗筷,開始狼吞虎咽。

  “不過確是沒想到,你竟然是女子。”他淡淡地開了口。

  落鳶停下了手里的動作,摸了摸臉,發現臉上竟是光潔如初。只聽他又道:“原以為你只是個路邊流浪的童子,沒想到抹去你臉上的污泥卻是個妙齡少女。”

  她頓時紅了臉,只是把頭埋得更低。

  “在下無意冒犯,只是想知道你緣何在京中淪落為乞丐?看姑娘的氣韻,不該是從小就流落街頭的。”他頗有風度地問道。但她已經抑制不住地落下淚來:“我叫林落鳶,家在蘇州,父親是蘇州太尉。此番進京,是為拜見親戚而來,無奈快到京城卻遇上劫匪,隨行的家丁、侍女全被殺害。我僥幸在奶娘的掩護下逃脫,好不容易進了城,奶娘傷勢過重去了。留我孤苦伶仃一人,所有錢財、物品盡數被搶。”

  “甚是凄涼。”他感慨道。

  落鳶所說的并非事實,實際上她是大祈人,并非這滄國人。而來此地國都滄都也是為和親而來,大祈皇帝在延昌之役中戰敗,又舍不得膝下的華軒公主,故而當今皇后便指了公主身邊的侍女她,作為和親公主出嫁滄國。當即收了她為義女,賜封號落鳶公主。但她深知兩國結緣,前來和親的她要走的必定是條艱辛無比的路,須得處處謹慎,所以,盡管她收了面前此人的恩惠,也斷然不敢掉以輕心。

  只是,大祈三皇子夏玄凌,自小與華軒公主交好,也是他教會了些許功夫,要她平日里好保護公主。落鳶離開大祈,唯一舍不得的只有他。臨走之時夏玄凌迎風而立,迎著烈烈寒風落寞而孤單,他從不知她是這么地喜歡他……對面的慕離淡然地甩出錢袋,打斷了她的思緒,他如白描云紋般的嘴角抿了抿:“這些錢你拿著,去買套像樣點的衣服,剩下的用作路費,去尋你的親戚罷。”

  他說罷,翩然起身離去。落鳶將錢袋緊緊捂在胸口,站起來,沖著他的背影道:“恩人,請留下名字,將來也許能報答于你!”

  雖然知道也許不會再見到他了,但她仍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不必了,我們還會再見面的。”他只留下了這句話,便匆忙遠去了。

  落鳶呆呆地愣在原地,這一切仿佛夢境一般,突然就降臨在了她的頭上。她措手不及,既疑惑萬分又心中喜悅,盤算著飽餐一頓后便去太子府找太子遞上信物,表明身份。這信物是她及時拿出放在身上,才免于被劫匪奪取。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黑龙江6十1开奖